原创 业界 互联网 通信 硬件 软件 系统 程序 数据 安全 学院 行情 评测 导购 数码 家电 产经 科技 电商 网游
首页 > 通信> 美政府被曝借运营商监控通信 规模大过棱镜

美政府被曝借运营商监控通信 规模大过棱镜

2013-06-19 15:48:24  IT亚文化 http://www.xdiy.com.cn

 “棱镜”泄密者、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17日在英国《卫报》网站平台回答全球网民提问,称将继续公开更多涉及美国秘密情报项目的文件。

 
告密因“政府撒谎”
 
《卫报》在官方网站平台直播这次网络问答,持续时间超过90分钟。斯诺登在全球网民2000多条留言和提问中选择了18个问题作答。斯诺登说,将继续就美国国家安全局如何获取个人隐私信息提供“更多细节”。
 
斯诺登说,任何能够使用国家安全局数据库的分析师几乎都能获取任何人的电子邮件和通话信息。“他们可以获得任何想要的。”
 
这名现年29岁的前分析师说,他选择公开这些机密文件不是“一时冲动”,是因为“高级政府官员持续向国会和美国公民撒谎……而国会支持这些谎言”。
 
斯诺登在网络问答中说,美国政府“公开指责我犯叛国罪……这摧毁了在国内举行一场公平审判的可能性。这不符合公正的原则。”
 
现阶段,美国司法部门已经启动针对斯诺登泄密行为的犯罪调查。
 
奥巴马支持率下跌
 
奥巴马17日回应质疑,称遭曝光多个情报搜集项目属秘密授权,但运作“透明”。
 
奥巴马说,他已组成一个隐私权和公民利益监督委员会,讨论政府应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搜集情报的授权。“我们将尝试找到一些办法,以便公众确保监督到位……保证他们的电话不会被窃听,短信不会受到监视,电邮也不会遭到窃取。”
 
一名美国官员说,奥巴马已要求国家情报总监评估已曝光项目,判断哪些信息可以公开,以帮助民众更好理解这些项目的作用。民调显示,奥巴马支持率下滑至45%,是一年半以来最低值。新华社电/专稿
 
【问答实录】
 
问:你公布的文件有多少是自己制作的,还有其他一些人拥有它们吗?如你遭不测,它们是否还存在?
 
答:我现在能说的是,无论是监禁还是谋杀,美国政府都无法掩盖事实。真相正在到来,无法阻止。
 
问:你为什么不直接去冰岛,如果它是你理想的避难地?
 
答:作为国家安全局雇员,离开美国要冒很大风险,出国旅行要提前30天申请并被监控,还可能途中被拦,所以我不得不在没有提前预约的情况下,前往一个其文化和法律都能让我可以展开工作,且不会立刻被拘捕的地方。香港能为我提供这些。
 
问:有大量猜测你已经或者将要把美国机密情报交给中国或其他国家政府,以换得庇护?
 
答:这是我在曝光“棱镜”之前就猜到的诽谤……如果我是一名中国间谍,我为什么不直接飞往北京?那我现在已经住在宫殿里,抚摸凤凰了。
 
问:你是否认为政府对宾尼、德拉(之前的泄密者)和其他人的处理影响了你的道路?
 
答:曝光(机密)为奥巴马提供了一个呼吁重返理性、宪法、法治而非人治的机会……如果我们最高官员拒绝接受审查,人们将不会对政府有信心,他们应当建立一个透明的典范。
 
问:就目前为止的公共辩论,是否向你想象的那样?
 
答:我开始时很受鼓舞。但不幸的是,主流媒体现在看起来对我17岁所说的话或我的女朋友长什么样更感兴趣,而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可疑监视项目。
 
四大秘密项目助美监控全球?
 
美国媒体称,“棱镜”只是美监视计划冰山一角,另几个项目规模更大
 
“棱镜”只是美国秘密监视系统的“冰山一角”?《华盛顿邮报》日前报道,“棱镜”只是美国监控项目“星际风”的一部分,该计划还包括另3个秘密项目。报道称,这4大秘密监控项目帮助美国政府对全球现代通信进行有效监控。
 
比“棱镜” 更大规模监控
 
9·11后,美国通过《爱国者法案》,赋予政府收集大宗数据的权力。随后国安局开始了一项秘密监控计划,代号“星际风”。
 
这项计划允许安全机构接入9个主要网络公司中央服务器,直接提取声音、视频、照片、电邮等信息。然而,该项目对象是大量个人,而非“恐怖疑犯”,引发政府内部反对声。2004年3月,时任司法部长阿什克罗夫特及多名高官以辞职相逼,促使小布什改变计划,缩减规模。
 
“星际风”被拆分为四个项目:“棱镜”、“主干道”、“码头”以及“核子”。
 
《华盛顿邮报》报道, “主干道”和“码头”规模比后两者更大。“主干道”以电话监听为主,“码头”则以互联网监视为主。两者皆依赖对“元数据”的处理。“元数据”即数据的数据,它能精确揭示通信时间、地点、使用设备、参与者等。斯诺登披露称,美国安局从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威瑞森收集了数百万客户电话记录,成为“主干道”原始情报源之一。据悉,国安局花费了1.46亿美元购买硬盘等设备,用于存储元数据。
 
“棱镜”和“核子”项目以截取内容为主。“棱镜”主要用于互联网,“核子”用来截获电话通话内容和关键词。
 
窃听科技让众人变“透明”
 
“星际风”此前已被泄密,只是反响不如“棱镜门”。2005年,《纽约时报》援引匿名消息源,揭露国安局未经授权秘密监控。2008年,美司法部情报政策和审查办公室律师托马斯·塔姆被证实是向《纽约时报》泄密的人。
 
2012年,又出现一名泄密者——国安局退休官员威廉姆·宾尼,他对媒体披露了“星际风”计划。宾尼职责主要是破译密码,并设法将全球范围内的私人电话和电邮等信息导入安全局数据库。
 
“这个宏大计划将电话、银行、网络,各领域贯穿起来。抽取每个领域的资料,就能拼出一个人的一生。”宾尼说。“如抽取一个小区,它会给你每一个人生活资料。如从2001开始收集,就能知道国内每个人在这10年间的活动。”
 
“通过这些数据,你可以随时了解某个人在什么时候做了些什么。随着他的银行交易、旅游行程、上网记录等信息源源不断地汇入,国家安全局几乎有能力描绘出这个人所有的生活细节。”宾尼说。
 
意识到这个计划的可怕之后,宾尼离开了国安局。
 
宾尼称,利用9·11后获得的巨额经费,美国安局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秘密监控站点建设。不仅可以截获国外通信,还可窃听境内通信。
 
“他们应该让民众知道这事……应该公开、有制衡,而不是秘密进行。”宾尼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