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业界 互联网 通信 硬件 软件 系统 程序 数据 安全 学院 行情 评测 导购 数码 家电 产经 科技 电商 网游
首页 > 学院> 天才少女侯逸凡:中国崛起不能仅仅靠一个人

天才少女侯逸凡:中国崛起不能仅仅靠一个人

2012-12-26 15:29:31  IT亚文化 http://www.xdiy.com.cn

 

  女子“国象”世界排名第二的选手,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新生———

  假如有一张面孔可以代表中国崛起,那么这个人既不是某一位政治人物,亦非互联网大亨,而是一名文静温和、名叫侯逸凡的十六岁姑娘。——《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

  侯逸凡推门而进时给了我个小小的惊艳, 网络照片上那个短发女孩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蓄起半长发、戴着眼镜的文静少女。侯逸凡很苗条,在采访中有些拘束,当被问到让她纠结的问题时,她会仰起下巴偏着头思考,笔者不由得想,是否在世界级的国际象棋(简称“国象”)大赛中,她也是用这样的姿态走出了霸气的步子?在她身上,世界棋后和北大女孩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是怎样结合到一起的呢?

  “身边的牛人真是太多了”

  侯逸凡,女子“国象”世界排名第二的选手,两次获得世锦赛冠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新生,从小被称为“天才少女”,哪怕努力想用一种平凡的方式来形容她,她也注定是不平凡的。当笔者以一名同龄人的身份和她近距离接触,却能深深地感受到这个女孩的成功中种种与天才无关的东西。

  北大九月一日开学,侯逸凡由于在国外比赛,十一号才来报到,这时候,“第零周”已经结束。这一周是为了让新生们熟悉学校而设置的,师兄师姐们会带大家选课、去图书馆、听新生讲座,错过了这一周,给侯逸凡的大学生活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当被问及是否去图书馆借过书时,喜欢读书的侯逸凡笑着说:“去过,但是我还没研究会该怎么借”。

  同样错过的还有新传、生科、国关等六院的联谊舞会,她惋惜地说,在圣诞之前还有五六个比赛。从国庆节到现在,侯逸凡只回学校呆了短短几周。没想到侯逸凡的工作这么忙,问她落下的课怎么办,她很无奈地回答:“补呗。”

  因为难以保证课时,本可以选25学分的侯逸凡只选了15学分,还包括一门一学分的“国象”课,她笑着说选“国象”是用来顶学分的,“时间实在不够用”。(按照规定,北大本科生每学年最多选修25学分)在她在校的时候,侯逸凡会认真地上每一门专业课,她的舍友这样描述她:“很认真,很严谨,对事物求知欲也很强。”

  其实在这样的情境里,侯逸凡真的不会让人感觉到她是拥有棋后光环的“天才少女”,她和众多北大12级同学一样,都是憧憬着大学生活同时也为此纠结的新生,甚至她需要更多的调整和适应。对于侯逸凡来说,这或许是比下棋更能挑战自己的一种经历。

  侯逸凡说自己之前来过北大两次,但都是来参加一些活动而不是以学生的身份来的。现在真正有了融入其中的感觉,成为当中的一分子,虽然只生活了半个月,但是对北大有了比较深入的感受。侯逸凡没有具体地解释是哪些方面让她感受良深,她只是用同学说的话来回答我:“身边的牛人真是太多了,就算你以前觉得自己还算比较厉害,还算那么回事,但到这里之后就会发现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笔者委婉地抛出了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由于侯逸凡是保送到北大读书的,网络上就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有人在说,凭什么体育好就能进北大,运动员的文化课基础行吗?能跟得上北大的课程吗?侯逸凡很坦率地承认自己文化课的不足,说:“我们这么多年打比赛所经历的一些社会历练要多一些,视野也会相对的开阔,肯定有我们占优势的地方,或许可以形成一个互补,因为大学不只是一个学习的地方,它可能更多的是一个让你去接触社会、增长社会阅历的地方”。尽管外表看起来和普通大学生没什么不同,但是经历过更多成败荣辱的侯逸凡比同龄人拥有更为成熟强大的内心,这是她的小气场,也是她能得到棋后桂冠的重要因素。

  “我的目标就是比以往的自己好”

  在“国象”领域,小波尔加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她是唯一一个等级分进入世界前100名的女棋手,目前世界排名第八,是公认的女子“国象”无冕之王。说起她时,侯逸凡有些兴奋,接过我的话介绍说:“小波尔加三姐妹都很厉害,这是波尔加家族的一个传统,小时候父母就教她们下棋,一天可能有超过十个小时用在下棋上,这绝对是我达不到的。而且她的开局、中局、残局都经过很系统的训练,这对于一个专业棋手来说是很重要的,我现在这方面确实还需要加强。”

  我问她:“这次赢了她,是不是很兴奋?”

  “其实没什么。那只是一盘棋,不能代表太多的问题,不能说明你比她强,更不能说明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因为一盘棋它包含了太多客观因素。当然,我不否认,赢了她肯定对我是一种鼓励,但事实上,我跟她的实力还有一段明显的差距,我需要向她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当提及她的教练叶江川所说的她的两个目标——拿到世界冠军和超越小波尔加时,侯逸凡认真地告诉笔者:“拿到世界冠军肯定是每个专业棋手都希望的,但是超越小波并不算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就是比以往的自己好,并不是一定要跟某一个人比,超越自我就好,否则如果有一天真的超越了她,我的目标还能是什么?”

  “中国崛起不能仅仅靠一个人”

  整场采访的最后一个问题提起了文章开头的那句话,那是纪思道在“把男子汉的自尊先放在一边”同侯逸凡下了一盘棋之后做出的评论。对此,侯逸凡如是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他身为一个大报的记者尤其是一个外国人,能对我和‘国象’这么重视,我非常感激,我也希望通过他的描述能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并加入我们这项运动,因为在中国‘国象’还不是十分普及;同时这也会成为‘国象’运动员们前进的动力。”

  我问侯逸凡,在她心中什么才能代表中国真正的崛起,侯逸凡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一个国家的崛起绝对不能仅仅靠一个人,因为一个国家是一个整体。或许很多专业领域都可能被称为崛起的一方面,比如说经济,比如说体育,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社会的道德文明,只有公民的素质提高了,中国才算真的崛起。”

  能得到侯逸凡这样的回答算是出乎我的意料,她像所有北大学子一样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也保持着一份读书人特有的理性。她的回答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侯逸凡真的具备了到北大读书的实力。她不喜欢“天才少女”这个称呼,所以在采访中笔者特意避开了这一点。事实上,侯逸凡也的确不是天才,她也会为绩点担心,也会希望加入学生社团,也会渴望一个安静的学习空间,她和所有的为梦想奋斗的燕园学子一样,在燕园里有她的苦乐悲欢;只不过,她比大多数人更努力,更严谨,也牺牲了更多多彩的空间,所以成就了今天的“棋后”。文/王湘君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