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业界 互联网 通信 硬件 软件 系统 程序 数据 安全 学院 行情 评测 导购 数码 家电 产经 科技 电商 网游
首页 > 电商> 部分POP平台卖家不满促销退出 京东责“友商”

部分POP平台卖家不满促销退出 京东责“友商”

2012-09-07 09:33:37  IT亚文化 http://www.xdiy.com.cn

  电商巨头持续的价格战吸引了消费者眼球,但纷乱的价格体系也让供应商陷入“有苦难言”的尴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京东商城掀起的“满300送1000”促销活动,正遭遇部分POP平台商家的反弹。

  据商家Jasonwood的电商总经理尉伟反映,其品牌并未报名,却被加入京东促销页面,且活动中的1000元券也要商家买单。在与京东交涉并明确表明不参加活动后,他们遭遇冻结货款、强制下架、无法登录后台等情况。

  “现在只是让我们先上活动,拿以后的长远发展和合作机会来说事。1000元返券是我们出还是京东自己出,也没明确。”一位认为自己被封杀的服装品牌商告诉记者。

  京东方面并不同意商家的上述说法,在向记者发来的声明中称,运营人员在促销活动前,会本着商家自愿参加的原则沟通。活动前,京东商城与Jasonwood通过QQ进行了沟通,该商家是同意参加的。平台上有商家选择下架及暂停发货,是由于受到“友商”的威胁后自行操作的,并非京东所为。

  部分商家不满促销活动

  “我们已经决定正式退出京东了。”尉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8月15日,作为京东POP平台伙伴的他收到了京东的一则通知,被要求在9月3日“出钱出资源”,参加“满300送1000”的活动。

  “当时我们内部讨论,决定不参加。”尉伟说,京东方面要求参加活动的商家向京东报名,他们并未报名。8月30日,京东方面找他们沟通,他们表示希望参加另一个促销活动“开学五折”,双方没有谈拢。

  根据尉伟的说法,9月3日,Jasonwood工作人员发现自己的品牌上了京东促销活动的页面,到了下午5时,通过促销页面就可直接Jasonwood店铺,这也意味着,Jasonwood店铺参与了 “满300送1000”活动。

  这令尉伟非常不满,在他看来,京东作为平台,不应未经商铺许可就将其放入促销页面。

  随后,尉伟开始交涉,要求京东方面撤下活动页面。令尉伟惊讶的是,随后其在京东POP平台的后台账号无法正常登录,“后台被锁死了,没有办法通过账户密码登录,被强行要求参加活动。”

  为求证此说法,记者向多家京东POP平台上的服装品牌供货商了解情况。一位不愿具名的商家透露,京东方面态度强硬,曾告诫如果此次不参加活动,以后京东所有的活动也就不要参加了,“我的店铺账号无法登录,所有库存被调整为0,也就是被封杀了。”

  此前有消息称,千纸鹤曾表示放弃参加此活动,被京东拒绝,商家坚持不参加活动,京东对其店铺所有的商品限制销售。9月5日,记者尝试在京东商城搜索千纸鹤男装,系统提示没有相关商品。

  京东伊芙丽旗舰店也曾经登出店铺公告称:“由于系统故障,京东商城满300赠1000活动出现伊芙丽信息,但伊芙丽不参与本次活动。”另外,京东诺奇旗舰店也打出过“仓库调整无法发货”的公告,店内商品全部下架。

  不过到了昨日(9月6日),千纸鹤男装已恢复正常,京东伊芙丽和诺奇的店铺页面上也见不到上述公告。

  京东矛头指向“友商”

  对于尉伟的上述说法,京东方面却有另一个版本。

  京东方面昨日向记者发来声明称,商城运营人员在促销活动前,会本着商家自愿参加的原则进行沟通。京东商城与Jasonwood在活动前通过QQ进行了沟通,对方是同意参加的。

  京东还提供了京东商城运营人员与Jasonwood的聊天记录截图。但这遭到了Jasonwood方面的质疑。

  尉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京东方面出具的聊天记录是加工处理过的,随后他也提供了另一个版面的聊天记录,来证明自己的确没有承诺参加。

  对于其他商家退出的情况,京东方面表示,经内部核实,商家退出情况属实,但其中京东商城强迫商家参与促销的消息纯属捏造。此次活动中选择下架及暂停发货的商家,实际是由于受到“友商”的威胁后自行操作的,并非京东所为。对于“友商”强迫商家不得参与京东此次促销活动一事,京东商城予以强烈谴责。

  针对京东的回应,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京东最大的“友商”天猫。天猫公关负责人表示,“我们是平台,自己不卖商品,也不压商家货款,商家拥有绝对自由度。所以,天猫绝不会要求商家不去别的地方开店。”

  记者发现,在京东的回应中,依然没有解释清楚千纸鹤、京东伊芙丽旗舰店、京东诺奇旗舰店等页面的异常情况。

  颇具争议的POP平台

  除了对参与促销活动有争议,京东POP平台一些商家对京东设置的账期也颇有微词。

  一位不愿具名的商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平台模式下,商家要交一部分费用,所有交易额在账期内都在京东账户里。

  在其向记者提供的一份京东与POP供应商的合同中,商家与京东采取3种方式结算,结算周期分别为一个月、半个月和每自然旬。

  但这位商家透露,这并不意味着供货商可以顺利拿到货款,因为往往还有15天的对账期。加上这15天,长的账期可达45~60天。

  对于上述关于账期的说法,记者未能获得京东的证实。

  据记者了解,在天猫、QQ网购平台上,商家产生的交易额并不进入平台提供商的账户,而是通过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由消费者与商家直接发生交易。

  某电商网站负责人告诉记者,交易金额在账期内存于平台提供商的账户里,是有风险的,既增大了商家的资金压力,还可能出现资金挪用问题。

  上述观点得到了京东某大品牌商的认同,该平台商目前在京东的采购自营和POP平台均有业务,他认为,京东的这种POP平台模式对中小卖家而言,资金压力很大。

  据他透露,从今年1月到6月,京东的账期明显变长,虽然其品牌与京东签订的是30天账期,但一度拖到90天,这种情况直到7月才有所缓解。

  “作为合作伙伴,并不知道京东内部的实际情况,有的时候会适当控制供货,并观察账期的变化”。他说。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二季度京东的POP平台销售额达35亿元。就在此前,刘强东对外公布的账面资金为87亿元,看来并不缺钱,但有采访对象称,京东在今年以来的价格战中对商家施压颇多。

  在尉伟看来,刘强东喜欢价格战,价格战的成本却是让商家承担返券。此前的两次促销,原本约定推广费由京东出,但京东以申请麻烦为由让商家垫钱,然后在商家交入驻服务费时减扣。尉伟质疑,京东是拿着商家的钱来打价格战。

  但上述说法未能获得京东方面的证实。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