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业界 互联网 通信 硬件 软件 系统 程序 数据 安全 学院 行情 评测 导购 数码 家电 产经 科技 电商 网游
首页 > 学院> 大学生与父亲骑车去大学报到 31天骑行4700公里

大学生与父亲骑车去大学报到 31天骑行4700公里

2012-09-06 10:08:52  IT亚文化 http://www.xdiy.com.cn

 

 

    尹智超
 
 
 


  尹智超与尹爸爸临行前的“回眸”合影。
  他和父亲一起从新疆出发,骑行8省区抵达广州

    他和父亲骑着山地自行车,穿行在新疆的茫茫戈壁里,找口水喝都难;父子俩骑车翻越陕西秦岭,因山路陡峭被困山中,月黑风高,差点露宿山沟;无数次,他巴望着早晨不要到来,因为早晨一来,他又得将双脚放上单车踏板……1个月后,父子俩终于从新疆骑到了目的地广州,期间跨越8个省区,行程4700多公里。

  这不是拍戏。这是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编辑出版学专业新生尹智超与父亲的一次“千里走单骑”。在这一年的开学季,尹智超用独特、勇敢,甚至“有点二”的方式,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爸爸,我想骑着单车上大学”

  尹智超,19岁,新疆克拉玛依人,祖籍云南。中学时他就对自行车骑行产生了浓厚兴趣,但迫于课业压力,他一直没有实践骑行梦。

  拿到华南理工大学录取通知书后,他对父亲说:“我想骑着单车上大学。”父子俩一拍即合。在油田公司工作的尹爸爸很开明,不仅同意了,还决定请假陪儿子一起骑行,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送儿子上大学。尹妈妈虽有点担心,但觉得这能锻炼儿子,也就答应了。

  查找地图、制定路线、订车、学修车、准备行李……经过一周的准备,7月23日,尹智超和父亲一起从克拉玛依出发,途经新疆、甘肃、宁夏、陕西、河南、湖北、湖南、广东8个省区,8月23日到达广州,历时一个月,行程共计4700多公里,平均每天骑行150公里。目前,他已住进华工大学城的新生宿舍,尹爸爸已乘车回家。

  “每天醒来最不愿将双脚踏上踏板”

  “每天早上醒来,我最不愿将双脚踏在单车踏板上,因为一踏上,要等到晚上找到住处,才能放下来。我甚至无数次巴望早晨不要到来。但我也无数次鼓励自己,每天早上踏上踏板,都是一个伟大的开始!”尹智超笑着说。

  回想一个月的经历,这个19岁的小伙子还是会觉得苦涩。尹智超说,刚从新疆出发时,茫茫戈壁,天干气燥,爷俩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喝到水。有一次,他和父亲体力与耐力都快到极限了,终于看到一处给大车加水的小摊,两人激动到大声欢呼。

  “最难走的还是山路,上坡下坡,可以把人折腾死!”尹智超讲述了8月7日他在陕西境内翻越秦岭的经历,“在秦岭山脉的时候,因为高估了自己的体能,没有安排好时间,有大概40公里的山路特别陡,我们就推着车爬山。而且此前觉得在南方用不到帐篷,在西安时就把装备寄回克拉玛依了,我们推车走了3个多小时,还是荒无人烟。月黑风高的,当时我真的很绝望很无助,最后晚上10点多终于找到了一个类似农家乐的地方住下了。”

  “花了1.8万贵过坐飞机但很值得”

  抵达广州后,筋疲力尽的父子俩大睡了一整天,“补觉最重要”。说起此次行程的成本,加上两辆专业捷安特山地车(每辆3700元),他们一共花了1.8万元左右。“这个开销比飞机、火车都贵,但没所谓,因为骑行过程里的体会和感悟,多少钱都买不来!”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首先我觉得这个过程就是最值得的,一个从西北到东南的路线,穿越了大半个中国,见识了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尝遍大江南北美食,听到了各地方言,这就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他告诉新快报记者,一路上,无论是问路、找旅馆还是修车,都是他一个人完成,尹爸爸从不插手。“一开始,我有点生气,觉得我那么累了老爸也不帮我,就一个人闷声赌气干活。后来我想通了,老爸这是在锻炼我,让我在吃苦中成长。”

  “明年寒假我打算环海南岛骑行”

  尹智超说,这次经历让他克服了自身的很多缺点,最主要是锻炼了毅力。“像我这样的高中生,很少把一件事从想法,到做计划,再到落实,完整地体验一次。我想这就是这次经历对我的考验,也让我收获极大。我觉得,我能圆满完成这件事,以后其他问题也不会难倒我。”对于大学生活,尹智超充满期待,“我希望我的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也不要一帆风顺,最好让我遇到一点困难和挫折,因为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能够升华自己。”他还发出邀请:“如果有同学也喜欢骑车,或者被我同化,可以一起去骑行。我初步计划明年寒假将车子托运到海南,进行环岛骑行。”

  对话

  “不要让青春一直在等待”

  这个用骑行丈量祖国美丽河山的90后少年,黝黑的皮肤里透着一股独立、勇敢、坚毅的劲儿。他说,自己跟老爸都是“很有激情的人”,“骑行上大学”这件事也有点小冲动,小鲁莽,甚至“有点二”,但绝不后悔。

  屁屁都磨出厚厚老茧

  新快报:怎么想到要从新疆骑车到广州上大学?

  尹智超:我和老爸都是很有激情的人,喜欢尝试新鲜的事情。我一直很喜欢骑车,尽管我从未受过专业训练。初中时,我就跟老爸提出想骑车回老家云南,但当时年幼被拒绝了。考上大学了,老爸觉得骑行可以锻炼人,也是一次旅游看世界的机会,所以答应了。

  新快报:出发前有担心遇到危险吗?

  尹智超:出发前,我想得特别简单,就是一次边骑车边看风景的“自由行”嘛,完全没去想可能遇到危险或者困难。一路上才发现,危险虽然没有,困难还是很多,比如在荒芜戈壁滩上找不到水喝,黑夜里找不到住处之类。

  新快报:骑行的整个过程有多辛苦?

  尹智超:全程都很苦很累,很多时候,我坐在路边几分钟就能睡着。开始那几天,由于没适应,我的手掌僵硬到都握不住车把手,大腿全都肿了,后来才好一些。为了节约,我和老爸都没有买骑行裤和塑胶坐垫,所以我的屁屁都磨到起茧了!还有,到湖南那一天,38℃,加上潮湿,我直接中暑了!

  陌生人的鼓励很给力

  新快报:你最难忘的是什么事情?

  尹智超:对我来说,每一天都很难忘,每一天的经历和收获都不一样。但我记得,路上会有陌生人冲我俩喊“加油”,赞美我们“太厉害了”。很多次,开车的人摇下车窗,伸出大拇指给我们加油,那时我就觉得全身充满力量。陌生人加油打气效果很棒,很给力!

  新快报:此行你留下遗憾了么?

  尹智超:因为老爸假期有限,所以这次行程我们一直在赶路,也错过了路上的许多风景。比如,我们路过蓝田人遗址、华山、衡山,都没有去游览。不过我这一趟可是看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黄河、长江、汉江、湘江、珠江,都看遍了,哈哈。

  这件事,你也可以做到

  新快报:路途中,有没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尹智超:有,心理上会有想要放弃的时候,沮丧、失落、绝望,都有过。有时我真想把车撂一边,直接躺地上不动了!

  新快报:那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尹智超:每每这时,我就想,老爸那么大年纪(46岁)都坚持下来了,我要是放弃,就说不过去了吧?!于是,我又咬牙坚持下来。

  新快报:你怎么评价自己这趟“千里走单骑”?

  尹智超:这是一趟非常有价值的旅程。最初的念想可能是因为激情,或者还“有点二”,但它锻炼了我的意志,让我学会了很多很多。我分享这次经历,是想鼓励大家多去尝试、去创新,不要让青春一直在等待。但我不希望过分放大这件事情。这不是一件多牛的事,我也没有多牛,我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这件事情,你也可以做到。

  网友声音

 

 

尹智超与尹爸爸临行前的“回眸”合影。
  他和父亲一起从新疆出发,骑行8省区抵达广州

  采写:新快报记者 陈红艳

  他和父亲骑着山地自行车,穿行在新疆的茫茫戈壁里,找口水喝都难;父子俩骑车翻越陕西秦岭,因山路陡峭被困山中,月黑风高,差点露宿山沟;无数次,他巴望着早晨不要到来,因为早晨一来,他又得将双脚放上单车踏板……1个月后,父子俩终于从新疆骑到了目的地广州,期间跨越8个省区,行程4700多公里。

  这不是拍戏。这是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编辑出版学专业新生尹智超与父亲的一次“千里走单骑”。在这一年的开学季,尹智超用独特、勇敢,甚至“有点二”的方式,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爸爸,我想骑着单车上大学”

  尹智超,19岁,新疆克拉玛依人,祖籍云南。中学时他就对自行车骑行产生了浓厚兴趣,但迫于课业压力,他一直没有实践骑行梦。

  拿到华南理工大学录取通知书后,他对父亲说:“我想骑着单车上大学。”父子俩一拍即合。在油田公司工作的尹爸爸很开明,不仅同意了,还决定请假陪儿子一起骑行,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送儿子上大学。尹妈妈虽有点担心,但觉得这能锻炼儿子,也就答应了。

  查找地图、制定路线、订车、学修车、准备行李……经过一周的准备,7月23日,尹智超和父亲一起从克拉玛依出发,途经新疆、甘肃、宁夏、陕西、河南、湖北、湖南、广东8个省区,8月23日到达广州,历时一个月,行程共计4700多公里,平均每天骑行150公里。目前,他已住进华工大学城的新生宿舍,尹爸爸已乘车回家。

  “每天醒来最不愿将双脚踏上踏板”

  “每天早上醒来,我最不愿将双脚踏在单车踏板上,因为一踏上,要等到晚上找到住处,才能放下来。我甚至无数次巴望早晨不要到来。但我也无数次鼓励自己,每天早上踏上踏板,都是一个伟大的开始!”尹智超笑着说。

  回想一个月的经历,这个19岁的小伙子还是会觉得苦涩。尹智超说,刚从新疆出发时,茫茫戈壁,天干气燥,爷俩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喝到水。有一次,他和父亲体力与耐力都快到极限了,终于看到一处给大车加水的小摊,两人激动到大声欢呼。

  “最难走的还是山路,上坡下坡,可以把人折腾死!”尹智超讲述了8月7日他在陕西境内翻越秦岭的经历,“在秦岭山脉的时候,因为高估了自己的体能,没有安排好时间,有大概40公里的山路特别陡,我们就推着车爬山。而且此前觉得在南方用不到帐篷,在西安时就把装备寄回克拉玛依了,我们推车走了3个多小时,还是荒无人烟。月黑风高的,当时我真的很绝望很无助,最后晚上10点多终于找到了一个类似农家乐的地方住下了。”

  “花了1.8万贵过坐飞机但很值得”

  抵达广州后,筋疲力尽的父子俩大睡了一整天,“补觉最重要”。说起此次行程的成本,加上两辆专业捷安特山地车(每辆3700元),他们一共花了1.8万元左右。“这个开销比飞机、火车都贵,但没所谓,因为骑行过程里的体会和感悟,多少钱都买不来!”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首先我觉得这个过程就是最值得的,一个从西北到东南的路线,穿越了大半个中国,见识了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尝遍大江南北美食,听到了各地方言,这就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他告诉新快报记者,一路上,无论是问路、找旅馆还是修车,都是他一个人完成,尹爸爸从不插手。“一开始,我有点生气,觉得我那么累了老爸也不帮我,就一个人闷声赌气干活。后来我想通了,老爸这是在锻炼我,让我在吃苦中成长。”

  “明年寒假我打算环海南岛骑行”

  尹智超说,这次经历让他克服了自身的很多缺点,最主要是锻炼了毅力。“像我这样的高中生,很少把一件事从想法,到做计划,再到落实,完整地体验一次。我想这就是这次经历对我的考验,也让我收获极大。我觉得,我能圆满完成这件事,以后其他问题也不会难倒我。”对于大学生活,尹智超充满期待,“我希望我的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也不要一帆风顺,最好让我遇到一点困难和挫折,因为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能够升华自己。”他还发出邀请:“如果有同学也喜欢骑车,或者被我同化,可以一起去骑行。我初步计划明年寒假将车子托运到海南,进行环岛骑行。”

  对话

  “不要让青春一直在等待”

  这个用骑行丈量祖国美丽河山的90后少年,黝黑的皮肤里透着一股独立、勇敢、坚毅的劲儿。他说,自己跟老爸都是“很有激情的人”,“骑行上大学”这件事也有点小冲动,小鲁莽,甚至“有点二”,但绝不后悔。

  屁屁都磨出厚厚老茧

  新快报:怎么想到要从新疆骑车到广州上大学?

  尹智超:我和老爸都是很有激情的人,喜欢尝试新鲜的事情。我一直很喜欢骑车,尽管我从未受过专业训练。初中时,我就跟老爸提出想骑车回老家云南,但当时年幼被拒绝了。考上大学了,老爸觉得骑行可以锻炼人,也是一次旅游看世界的机会,所以答应了。

  新快报:出发前有担心遇到危险吗?

  尹智超:出发前,我想得特别简单,就是一次边骑车边看风景的“自由行”嘛,完全没去想可能遇到危险或者困难。一路上才发现,危险虽然没有,困难还是很多,比如在荒芜戈壁滩上找不到水喝,黑夜里找不到住处之类。

  新快报:骑行的整个过程有多辛苦?

  尹智超:全程都很苦很累,很多时候,我坐在路边几分钟就能睡着。开始那几天,由于没适应,我的手掌僵硬到都握不住车把手,大腿全都肿了,后来才好一些。为了节约,我和老爸都没有买骑行裤和塑胶坐垫,所以我的屁屁都磨到起茧了!还有,到湖南那一天,38℃,加上潮湿,我直接中暑了!

  陌生人的鼓励很给力

  新快报:你最难忘的是什么事情?

  尹智超:对我来说,每一天都很难忘,每一天的经历和收获都不一样。但我记得,路上会有陌生人冲我俩喊“加油”,赞美我们“太厉害了”。很多次,开车的人摇下车窗,伸出大拇指给我们加油,那时我就觉得全身充满力量。陌生人加油打气效果很棒,很给力!

  新快报:此行你留下遗憾了么?

  尹智超:因为老爸假期有限,所以这次行程我们一直在赶路,也错过了路上的许多风景。比如,我们路过蓝田人遗址、华山、衡山,都没有去游览。不过我这一趟可是看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黄河、长江、汉江、湘江、珠江,都看遍了,哈哈。

  这件事,你也可以做到

  新快报:路途中,有没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尹智超:有,心理上会有想要放弃的时候,沮丧、失落、绝望,都有过。有时我真想把车撂一边,直接躺地上不动了!

  新快报:那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尹智超:每每这时,我就想,老爸那么大年纪(46岁)都坚持下来了,我要是放弃,就说不过去了吧?!于是,我又咬牙坚持下来。

  新快报:你怎么评价自己这趟“千里走单骑”?

  尹智超:这是一趟非常有价值的旅程。最初的念想可能是因为激情,或者还“有点二”,但它锻炼了我的意志,让我学会了很多很多。我分享这次经历,是想鼓励大家多去尝试、去创新,不要让青春一直在等待。但我不希望过分放大这件事情。这不是一件多牛的事,我也没有多牛,我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这件事情,你也可以做到。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